| NEWS | 设定 | KNIGHT | FATIMA | M H | 图库 | 模型  原创 | 下载   
 
 
终章

"这是我的战利品."
比埃霍夫很快认了出来,于是拉克西丝的怀疑终于变成了现实.
"战利品…吗?"
"对,这是个挺了不得的敌人,所以我拿走了他的饰品作为自己的勋章."
"怎么说?"
"他的枪法很不错,我的几位战友都被他命中右肩导致无法战斗.不过他连一个德国军人都没击毙,就在我的枪口下送了命."
"你亲手打死他的…?"
"我说过,那十字架是我的战利品."
"他们…都死了吗?"
"你说波兰军队?有两万多人被俘虏了吧."
"那,俘虏们的命运,将是怎样的?"
"我不知道.听说是苏联军队接收了他们.苏军大概是17日来到波兰的."
"苏联?"
"一群共产主义者罢了.对了,这样看来,那些波兰人恐怕凶多吉少了."
"为什么?"
"我想,对共产主义者来说,波兰人也是敌人."
"'种族'之后,又是'主义'吗?人类为自相残杀的行为找了不少冠冕堂皇的借口呢!"
"我不懂你的意思,小姐.你说"人类"?你不也是人类的一份子吗?你的语法真比埃霍夫可笑."
"……"
拉克西丝没有回答.她不屑于回答这个愚蠢的问题.

片刻的沉默之后,拉克西丝又开口了:
"在你们德国人的道德观里,'助人为乐'是一种美德吗?"
"当然…"比埃霍夫被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给问晕了.
"如果一个人经常帮助无家可归的人,甚至把流浪者当作家人一般来对待,在德国,他会受到尊敬吗?"
"也许…啊,我想,是的."比埃霍夫更加迷糊了.
"是吗…"拉克西丝点点头,接着说:
"有一位这样值得尊敬的人,被你一枪击毙了.
"他是一位神枪手,却没能杀死一个敌人.
"他对敌人如此仁慈,真是个傻瓜,对吗?他对生命的价值感到敬畏,真是个懦夫,对吗?他保护了那么多人,却没能保住自己的性命,真是个废物,对吗?告诉我,德国人,你会在心里这样想吗!"

"不可能…这种低劣的民族,不可能…"
"我没必要骗你,但你也没必要去努力相信我所说的话.你的潜意识会阻止你去相信这些事实,然而那不是你的责任.好了,我想了解的事都问完了,如果你波兰军人被发现,一定会被枪毙,在那之前,你走吧."
"走…?"
"当然.你现在是伤员,不是俘虏.要走是你的自由."
"可是你们怎么办?我们根本没有撤退,大部队很快就会发起总攻!波兰军队已经没有兵力了吧!"
"…我们?"
"对,你们."
拉克西丝浅浅一笑,说:
"谢谢你的关心.我们会迎接自己的命运."
"可是……什么?"比埃霍夫还想说什么,霎时间外面炮声震天----德军的总攻开始了.

"你跟我走,小姐!你会说德语,就说自己是德国人吧,不会有事的!"
拉克西丝摇了摇头,表示拒绝.
比埃霍夫急了,忍着肩上的剧痛,从病床上跳了下来,想拉上拉克西丝往外跑.这时房门一下子被撞开了,满脸灰尘的米沃什抱着大哭不已的小丽莲冲了进来.
"该死的德国鬼子!他们攻陷华沙了,正向这边扫荡过来,我只找到小丽莲,史提芬妮女士和祖母不知道是否安全,拉克西丝,有多少伤员可以自己行动?让他们赶快帮忙转移重伤员!"米沃什飞快地说着,丽莲还吵闹着,要妈妈和祖母.

"华沙陷落了吗,小姐?"比埃霍夫向拉克西丝问道,拉克西丝连忙上前捂住他的嘴,却不小心让手中的十字架掉落在地上,碰出了在隆隆炮声中依然清晰可闻的清脆响声.

"啊,那是祖母给爸爸的十字架!爸爸回来了?我要爸爸!"眼尖的小丽莲一下子认出了爸爸的护身符,瞬间的喜悦让她停止了哭泣.
米沃什用挂在一边的湿毛巾擦了擦模糊的双眼,等他看清面前的大难不死的"战友"的面容时,立刻愣住了.
"拉,拉克西丝,怎么回事?德国人…怎么会在这里?"
"米沃什,我…"
"十字架…是在他身上找到的?"
"是…"
拉克西丝的话音刚落,房间里便充斥起了米沃什的声音:
"好!德国鬼子!去死吧!"
米沃什抄起挂在肩上的步枪,对着比埃霍夫扣动了扳机.

枪声响过,比埃霍夫惊奇地发现自己还活着.
"你做了一件蠢事,米沃什."拉克西丝扔掉抓在手中的子弹,"你的枪声向外面的德国人证明了这屋子里有人."
所有的人都被那颗掉落在地的子弹惊呆了.
"现在,米沃什,带着丽莲快跑吧.而你,比埃霍夫,我会让你忘记我的一切,但是你会记得我告诉你的一切.如果你能活着回到祖国,我想你应该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看似平实的话语,在米沃什和比埃霍夫听来,却像是不可违抗的命令.米沃什立刻抱起丽莲从窗子跳出,跑向远方,甚至没有表现出一丝对拉克西丝的眷恋,比埃霍夫也像是对拉克西丝视而不见,仿佛拉克西丝的身影已经从他们的视野和脑海中被删除了.

拉克西丝也走出临时医疗站,来到一个小土丘上.
炮弹在她身边爆炸,然后士兵们和坦克也从她的身边经过,却没有任何人发现她----她暂时退出了人类的历史.

德国大军像海浪一样气势磅礴的涌来,接着涌向了更远的地方.远处已经看不到抱着穿着鲜红色裙子的小丽莲的米沃什,华沙郊外只剩下还没烧尽的废墟.

火,继续燃烧着,还没有熄灭的趋势.
放眼望去,一片片焦黑,就像是大地的伤痕,还在继续溃烂着.
也许一场大雨就能阻止这些伤痕的溃烂,一阵春风又会让这片大地再度充满生机…
那么,人类心中的伤痕呢?
还在溃烂着,
无止境地溃烂着…

这一次,拉克西丝没有流泪.
 

联盟原创
 
▲TOP   >NEXT 
本站文稿图片及相关资料版权均属原作者或公司
五星物语联盟2006 System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