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WS | 设定 | KNIGHT | FATIMA | M H | 图库 | 模型  原创 | 下载   
 
 
史坦特游星战记~第一部 凤凰的战旗~  作者:虹的夜莺 

  星团历3239年。史坦特游星。
  ……遥远的行星卡拉米迪=艾达斯,在瞬间爆发出耀眼的光辉之后,化为了宇宙的尘埃……太阳王朝费摩尔帝国、法王国库博鲁坎等等这些堪称拥有玖卡星团最古老悠久历史的伟大国家,就如此的在星团史上永远的消逝了……与此同时,光之神天照帝也再一次的失去了自己的伴侣……拉克西丝,我们的命运女神跨越时间与次元、长达56万7千万年的漫长旅途就由此开始……然而,这一切都与我们的故事无关……生存于玖卡星团第五太阳系、史坦特游星的人们,一如全宇宙全次元的人类一般,依旧在不断的重复着愚蠢而又必不可缺的战争……我们的故事所要讲述的,正是这些在乱世中生存与奋斗的英雄与普通人们的荣光传奇……

序章 凤凰历003年。第一次南大陆侵略战争、雅拉特平原会战。

  “陛下,这里实在太危险了,请下令将御驾本阵后撤至安全的地方吧!”
  “混蛋!士兵们正在朕的面前为朕浴血奋战,这种时候朕可能舍弃他们独自躲到安全的地方吗?”
  火色的凤凰战旗之下,身披绯红战甲的伟岸男子以呵斥回应了忠诚部下的好心劝告。突然间,一阵密集的排枪子弹夹杂着箭雨射将过来,他身前距离最近的数名部下在第一时间用身体掩护住了自己的主君。
  盖世的霸王屹立于枪林弹雨之中,丝毫不动。部下们的鲜血飞溅在空中,数个年轻的生命在一瞬间就消逝了……刚刚还在劝告主君的卫士官,腹部被炸开了一个深红色的口子,还没有最后咽气……
  “陛、陛下……臣……不能继续跟随您了……”
  “朕不许你说这种傻话!……因为你刚才那个愚蠢的提议,朕还要在胜利之后狠狠的惩罚你呢!朕不许你逃避!”
  “……能够跟随陛下……真好……”
  无能为力,即使身为皇帝也无法阻止忠诚的卫士化为无生命的尸体……凤凰帝国皇帝司金斯=凤凰=BT一世感到自己的手在些许的颤抖。虽然他身经百战,但是记忆中却没有任何一场战斗有如现在这场战役般的惨烈……雅拉特平原上,凤凰帝国皇帝直属军团的3万大军与从西、北、南三面围攻过来的南大陆33国联军四个军团9万3000人展开了面对面的肉搏战……此时一切的战略和战术都已经没有用了,士兵们在战场上完全出于本能的厮杀,肢体破碎、血肉横飞……雅拉特平原已然变成了一台巨大的绞肉机,将交战双方所有人的肉体与精神都磨得粉碎……
  “爱夏……你到底在哪里……?”
  司金斯焦躁的用手搓着额头,这个不太雅观的习惯从他还是一介佣兵的时候就一直跟随着他,始终也没有改掉……双方的战斗正处于胶着的状态,兵力处于劣势的帝国军,顽强的维持着自己的战线不曾后退一步;但是,司金斯非常了解己方部队的极限,他们应该已经支持不了多久了。然而,作战计划中帝国元帅爱夏率领的援军却迟迟的不见出现……这个时候,司金斯清楚的知道必须控制自己正在不断滋长的愤怒和悲痛的情绪,以保证下达命令时的冷静和判断力……
  “嗷呜……!”
  震撼人心的兽鸣瞬间响彻了雅拉特的战场。
  “陛下……‘血海’它……”
  一头巨大的红色独角兽挟着无比强悍的气势从天而降,落在了伟大的皇帝面前。包括皇帝本人在内的临近之人都清晰的感到了它身上散发出的狂暴气息。
  “‘血海’……你也有所觉悟了,要和朕一起战斗吗?”
  灵性的巨兽以兴奋的响鼻回应了主人,也令司金斯终于下定了某个决心。
  “如此,就让朕来满足你的愿望……”
  帝国皇帝司金斯,慢慢的戴上了那令战场上他所有的敌人都闻风丧胆的凤凰面具。随即,他下达了这场战役中最大胆、最疯狂、最令人意想不到,同时也许是改变了之后战局的一道命令——“御驾本阵前移,皇帝卫队全体护卫随朕进入战场!”
  “皇帝到战场上来了!”
  “皇帝到战场上来了!”
  惊人的消息迅速的在雅拉特的战场上传播开来。33国联军的大将们在第一时间获悉了此事,梅苏公国的猛将索德拉首先表达了自己的震惊。
  “疯了!那个皇帝一定发疯了!”
  他大声的嚷出这句话时,脸上斜着贯穿整个面颊的可怕伤疤由红变紫,仿佛立时就要迸裂开来。他的话也代表了部分将领的想法,只是除了鲁莽的索德拉似乎没有人会当众说出口。
  “皇帝的卫队只有区区3000人,相比之下这个消息对帝国军士气上的激励作用要大得多……”
  担任联军总帅的阿拉卡纳王国密斯特大公帕拉特涅多捋着自己的山羊胡子说道。他是一名刚刚步入老年的将军,拥有灰白的头发和同样颜色的山羊胡子,削瘦的面庞上的深灰色瞳孔闪烁着锐利的光芒。其他的将军立即停止了私下的小声议论,专心听取这位老将的见解。帕特拉涅多数十年来累积的战争经验和他正直的性格使他在这些来自不同甚至敌对国家的将军们中间拥有足够的人望与权威,也正是如此他才会被任命为联军的总帅。
  “如果帝国军因此能够坚持到他们的援军赶到的话……那时恐怕失败的就会是我们……”
  “爱夏元帅的7万帝国大军在10小时之内就会在我军的背后出现……”
  空洞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声音突然钻入了将军们的耳朵,那冰冷的语调令这些身经百战的人们也不禁打了个冷战。他们这才发现,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的两名着黑袍蒙着面的神秘人物。
  “这两位是总盟主大人的特使……”
  帕特拉涅多亲自介绍道。
  “他们带来了最新的情报……”
  “噢……总盟主的特使……”
  将军们以绝不友善的目光望着两人。毫不理会众人的敌意,两人继续说道。
  “……而以现在战况,皇帝亲自进入战场之后,帝国军坚持10小时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照两位的说法,我军岂不是输定了?”
  “一般来说确实如此……不过,皇帝亲自出阵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两位的意思莫非是指……”
  “在战场上直接讨伐皇帝,取下他的人头!如此,我军赢得的就不仅仅是这一场战役的胜利,更是整场战争的胜利!”
  “说的没错!”
  索德拉几乎是出于本能的率先表示了赞同,以勇猛见长的他本来就最喜欢这种以纯粹的武力决一胜负的方法。
  “属下自告奋勇前去取下皇帝的人头!”
  帕拉特涅多没有立即做出反应。两位特使所说的的确没错,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是……为什么自己会有种不祥的感觉……那两名黑袍特使的话语之中,似乎隐藏着某种未知的东西……
  “难道我们的总帅在害怕皇帝的威名吗?”
  索德拉的吼声将老将军拉回了现实之中。
  “您还在犹豫什么?我们只有10小时了!请立即下令吧!”
  似乎局势确实如此了。索德拉虽然急躁鲁莽,但他的话却也不无道理。帕特拉涅多挥手示意索德拉静下来,他的目光扫视一下四周的将军们。虽然不像索德拉般急切,但很显然他们已经被“亲手打倒凤凰帝国皇帝司金斯”这个可以名扬天下的机会所引诱,在跃跃欲试了;更何况,亲手打倒皇帝者的国家,无疑也将在战后获得最大的权益……

  “果然不出你的所料,这些将军们会全力狙击皇帝本人……”
  “为了自己的名声和各自国家的利益,他们不但会去狙杀皇帝,更会自相残杀!”
  “那么你认为他们能杀死皇帝吗?”
  “即使能,他们也不会有几个能活下来……”
  “无论如何,对我家主人都是有利的。”
  “呵呵呵呵……”
  “当然一切都要归功于阁下的情报和谋略,才能将皇帝引到战场之上。”
  “但是,要将爱夏的骑兵团阻挡10小时以上,也是只有‘那位大人’才能够做到的了。”
  “请不必太过谦虚,我家大人是赏罚分明之人,阁下的功绩一定会得到相应的丰厚奖赏。” 
  “奖赏吗……你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吗?”
  “什么?难道是……”
  “……皇帝司金斯的首级!”
  在战场的边缘地带,告别了联军将军们的两名黑袍特使之一,满怀恶意的对同伴说道。
  “似乎是有很深的积怨啊……”
  同伴饶有兴趣的望着他说道。
  “不过,那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这样,你是否要与我一起回去向大人复命?”
  “我该为大人做的已经做完,现在是该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如此,我就先告辞了!”
  黑袍者仿佛融化在空气中般消失了身影。剩下的一人慢慢取下蒙面的头罩,露出了一张年轻英俊的面孔。
  “林斯……在天之灵保佑我吧……让我能够在战场上与那暴君相遇……”

  就在皇帝司金斯不得不亲自进入战场的同时,作为主战场的雅拉特平原东部边缘地带,其实始终有一支7万人的帝国野战部队在按兵不动。
  “夜莺大人,皇帝陛下亲自进入战场了!”
  “噢……!”
  虽然就在战场边缘,但仍旧不着甲胄,只是身穿淡色的绸缎贴身长裙的黑色短发美女,闻言似乎略为吃了一惊 ,手中正在摆弄的水晶围棋子从指间滑落到棋盘上,激起了一连串的清脆声响。
  “大人,请下令我等前去增援陛下!”
  此战临时归属夜莺麾下指挥的五位帝国军团长,齐刷刷的跪在了年轻的莺之国国主面前,异常急切的请求道。
  “我夜莺得到的陛下敕命……”
  她用食指和中指异常熟练和标准的重新夹起棋子,准确的落子在棋盘的“小目”位置。
  “……就是伏兵与此地,按兵不动!你们难道要我违反敕命吗?”
  “但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如果陛下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等要如何向帝国的国民交代?”
  “………………”
  夜莺沉默着在棋盘之上飞快的落子。在间隔短促的“啪啪”声中,五位将军同时感到了从那位美丽女子的身上散发出的巨大压迫感。一时间他们竟然再不敢作声。
  “可恶的女狐狸……不管陛下的死活吗?”
  五人中最年轻的赫拉尔少将以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自语道。这位年轻的将军与大多数凤凰帝国国民一样,对这位掌控着帝国的经济命脉、信奉“不战而屈人之兵”信条的莺之国女王,有一种莫名的天生反感。
  “难道你想让皇帝陛下在此战死,然后篡权夺位吗?”
  怀着这种恶意的推测,一个可怕的念头悄悄从他心底钻了出来……
  “不如就让我在这里把你干掉,然后再率军去增援陛下……”
  念头一出,他的手慢慢握住了佩剑的剑柄。
  “啊!”
  夜莺的轻声惊叹让心生恶念的赫拉尔也吃了一惊。数十名身着甲胄、手持武器的少女迅速的从周围出现将六个人团团围住。以为自己的行刺念头被识穿了的赫拉尔,额头渗出了冷汗。在这一刻他发现,另外四位将军居然和自己的反应一样,看来他们也都是产生了相同的想法。
  “有刺客!”
  挟带着一种强悍无比的慑人气势,黑色的身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逼近过来。
就在来者的身形落定的瞬间,四个黑色的影子突然在他的上下左右四个防守死角出现,同时发动了攻击。
  “住手!不许对皇帝陛下的钦使、贝瑟芬尼元帅无礼!”
  如同出现时的突然与迅速,四个影子立即停止了攻势,转眼间就无声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夜莺啊……那就是你引以为傲的莺之国女忍者吗?”
  美艳绝伦的劲装女子侧身立在了夜莺的面前,手指则在不经意的缠绕着鬓角的长发;在她的脸颊上,奇异而炫美的蔷薇藤蔓刺青若隐若现。这位同时兼具强悍与美丽的女子,正是与夜莺同样位列凤凰帝国四天王之一的帝国右军都统大元帅——贝瑟芬尼,也是那5位军团长的直属上司。
  “果然是名不虚传……不过,如果你再晚一步制止她们的话,恐怕我就无法保证她们的生命了……”
  “彼此彼此……其实对你的几位部下也一样……”
  夜莺微微一笑,挥手屏退了手下。
  “他们吗?”
  贝瑟芬尼的视线落在了跪在一边的五个人身上。
  “你们一定是又在自作主张的干什么了。”
  “其实没什么……他们正在请求我前去增援皇帝。”
  夜莺的话一出口,五个人暗自松了口气,庆幸夜莺似乎并没有发觉他们刚才的行刺意图,同时他们也庆幸自己并未贸然出手,因为依刚才的阵势,一旦出手行刺,恐怕先死的正是自己。
  “你们几个真的令我感到丢脸……难道没有人看出来,夜莺大人的部队不是不想动,而是根本就一动也不能动!”
  “什么?”
  五人的脸上同时现出了诧异的表情。
  “元帅大人,既然都是您的部下,就劳驾请给他们解释一下吧。”
  “好吧……”
  贝瑟芬尼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敌军从雅拉特平原的西、北、南三面夹击皇帝的直属师团,东面是夜莺大人的这支部队。表面上看这支部队周围并无敌人,但是,伊头家的12万军队就集结在附近的国境线上。虽然伊头家已经与帝国秘密结盟,并且一再表示这只是为了保护自己领地的行为,但我们是否有理由要相信鬼作那个男人呢?”
  “这些都是蓝军师的谋略……现在已经无需保密了……”
  夜莺在一旁冷冷的说道。
  “蓝军师……那位大魔导士吗?但是,大人……作战计划中,爱夏元帅大人的部队早该从背后对敌军发动攻击了……而现在,只有三万兵力的皇帝师团已经支持不了多久,连陛下都亲自进入战场了……这种局势的变化之下,难道还要属下等拘泥于既定的作战方案吗?况且,即使是那位蓝军师也根本无法了解这战场的变化吧……”
  五人中,此时只有最年轻的赫拉尔还有胆量回话。听完他的话,贝瑟芬尼点了点头。
  “我正是为此事而来……夜莺,蓝说爱夏10小时内就会赶到战场……”
  “10小时……如果皇帝连这点时间也坚持不了,他就不是我等的皇帝了!”
  “说的没错,夜莺大人。拥有你我这种优秀的手下,如果主君不时时的表现出足以凌驾我等之上的力量,恐怕就会很危险了……”
  两位可以说是全帝国甚至全星拥有最大权势的美丽女性,就在五名冷汗淋漓的部下面前,突然的同时放声大笑,丝毫没有半点顾忌。
  “话又说回来,贝瑟芬尼元帅大人。你真的就只是为了给我通报一个情报而孤身到前线上来的吗?我们集结在大陆桥附近的20万主力部队,你难道不必负责吗?”
  “夜莺啊……你真的能看透人心……部队的指挥权我交给‘魔影参谋’了,短时间内不会有问题。至于我到战场的原因……那是个很私人的原因啊……”
  “私人的原因吗……”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战场之上,由于皇帝本人的亲临而士气大振的帝国军,一瞬间爆发的破坏力立时将联军的攻势压制了下去。随后,联军的数位将领也进入了战场。大约30分钟之后,联军的将军们中出现了第一个战死者。
  “米密斯公国拉兹迪男爵被皇帝司金斯斩首!”
  接到这个消息的帕拉特涅多总帅倒吸了一口凉气。拉兹迪的勇猛和武艺在联军众将中仅此于索德拉,而据目击者说,皇帝只一招就取下了他的人头。那是多么可怕的力量啊……

  战场的一角,战斗的间歇。一名帝国军的年轻中士熟练的帮助一位初上战场的新兵将使用战刀的手掌用布缠好。
  “这样可以防止虎口迸裂……活下去的机会又增加了一分……”
  “中士,您真是好人……”
  “不知这场战争还会死多少人……我只是希望少死一点而已……”
  “中士……能告诉我您的名字吗?”
  “青蛙……”
  “青蛙……中士……”

  星团历3239年。凤凰历003年。南大陆森伽雅拉特平原,侵略南大陆的凤凰帝国与南大陆33国联军发生大规模会战。这一年,凤凰帝国皇帝司金斯·凤凰·BT一世27岁,凤凰帝国陆军皇帝直属第四军12团中士青蛙22岁,处于命运的两个极端的两人,在相同的地点,演出着只属于自己的完全不同的人生。而更多的人则在这两人的命运之间,寻找着自己的人生轨迹……
 

联盟原创
 
▲TOP   >NEXT 
本站文稿图片及相关资料版权均属原作者或公司
五星物语联盟2006 System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