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WS | 设定 | KNIGHT | FATIMA | M H | 图库 | 模型  原创 | 下载   
 
 
史坦特游星战记~第一部 凤凰的战旗~  作者:虹的夜莺 

  第一篇 石中剑之盟约 

序 星团历3218年。大陆历482年。东大陆菲尼克斯凤凰公国北部边境。
  
  漫天的大雪下得正紧。整个世界仿佛都被一种白色所覆盖了,北风呼啸着卷起雪花,将天与地连成了混沌的一片。
  驿道上,一驾双骑马车在风雪中疾驰着。
  “义父……到底还要走多久?”
  坐在副手位置的孩子,以远超他实际年龄的成熟口气问道。
  “再有三个小时就到阿斯纳齐山口了,过了那里,就到了……”
  驾车的是一位满头白发的高大老人。他的皮肤黝黑,身披一件灰色的斗篷,面孔如同大理石雕塑般的坚毅洗练;当然,他样貌上最令人称奇的还是那对金色的瞳孔,相信无论是什么人,都无法漠视这双闪烁着锐利慑人光辉的眼睛……
  “那么……母亲大人应该在那里等我们的了……”
  老人专注的注视着风雪中模糊不清的路,似乎没有听到孩子的问话。
  “……如果在那里见不到母亲大人,她恐怕就已经凶多吉少了……”
  “噢!”
  老人转过头来,有些吃惊的望着孩子。这孩子还只有6岁,但那种成熟的思维和惊人的冷静显然与他的年龄极端不符……有时想想真的感觉有些可怕,难道他真如传说中所说的,是“诅咒的恶魔之子”吗?那位凤凰国公、自己侍奉了整整40年的主君,竟会如此疯狂的追杀自己的亲生骨肉,莫非真的是预知到了什么吗?
  “不要说这种话,你母亲一定会没事的!”
  老人大声说道,虽然是呵斥,但语气却充满了慈爱。孩子低头沉默不语。一种不祥的预感从老人的心底冒起,他不由得加快了马车的速度。

  不远处的山崖上,一个身披黄色斗篷的身影以超越常人的视力透过风雪的层层阻挡注视着飞奔的马车。不多时,他略一回身,虚空中现出了美艳绝伦的少女身影。
  “对不起……我还是晚了一步,没能救出大公妃……”
  “如果连您也无能为力……恐怕只有说是天意了……”
  “实际上,我赶到巴隆府邸之时,大公妃已经……”
  “啊!”
  他抬起了头,现出一张属于13、4岁少年的英俊面孔。巨大的头巾、古铜色的皮肤、额上闪烁着奇异光辉的六芒星印记,再加上一对黑色的瞳孔,他显然并非东大陆本土之人,但却不可否认他是位拥有南大陆民族特殊魅力的美少年。而现在,在那张英俊的面孔上充满了不知应该是名为愤怒还是悲伤的表情。
  “……请告诉我……大公妃……去世时的样子……”
  “全身布满了箭矢,惨不忍睹……但是,表情却很安祥,仿佛已对尘世了无牵挂……”
  “可恶的凤凰公!”
  少年的一拳打在山石上,迸裂的鲜血染红了雪白的地面。
  “你这样做无济于事……死亡对某些人来说,并不见得是件坏事。”
  “请原谅……但我实在还无法如您一般的……对所有人的死亡都保持着平静……”
  “可以理解……我只是看太多了人世的生老病死,不会再为其哀伤了而已。并非毫无感情……”
  少女低垂下头,脸上瞬间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这位已不会为死亡动情之人,她的悲哀究竟又来自何处?
  “……还有一件事……公国的凤羽重装骑士团已经全部的集结在边境的阿斯纳齐山口;禁卫中的卡斯拉卡、安切斯缔,以及公国的首席武士卡拉夫也都出动了。”
  “卡斯拉卡、安切斯缔、卡拉夫……居然连凤冠骑士都出动了,恐怕这已经是在要避免不必要的国际纠纷条件下的最大动作了。如此,巴隆大人此行岂不是十分的凶险?”
  “凤凰公看来此次是势在必得了……虽然只有凤冠骑士团的三人,但也足够那位巴隆老人受的了。卡拉夫和巴隆,这两代的公国首席武士,到底是哪个更强一些呢?”
  “这次,希望您不要插手的好吗?”
  “那么说你打算要出手相助巴隆了吗?”
  “这件事,就算作我偿还大公妃的恩情吧……虽然那是永远也无法偿清的恩……”  
  “这样……就全部都交给你了。但是,这是也有条件的……你应该清楚,如果‘某种情况’出现的话……我是一定会出手的……”
  “一切皆知,感谢您……”
  少年巨大的黄色斗篷瞬间被风鼓起,他的脸上现出了异常坚定的神情,那无疑正是残酷战斗之前战士的表情。

  另一边,飞驰的马车上,一阵突如其来的强烈冲击将孩子猛的从车座上弹了起来。老人左手一把拉住孩子,右手瞬间亮出了佩剑;随即,他的身体如隼一般激射入空中,孩子则已被他抱在胸前。此时老者已然看清,前方的驿道上站着两人,他们都穿着橘色的斗篷,一个手提一柄大斧,另一个空手站着。
  老人轻轻的落在了雪地上。
  “卡拉斯卡、安切斯缔……连你们两位都出动了……看来大公阁下这次确实打算要了我这条老命。”
  “您言重了……巴隆大人!”
  空手的人上前一步说道。
  “大公阁下的意思,只要您肯交出这个孩子……念在您为公国效力多年的功绩以及与大公阁下的私人情谊,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当做没发生过……您仍旧是领有公国北部边境5000户食邑的斯塔郡领主。”
  “的确是诱人的条件……”
  巴隆将孩子轻轻的放在地上,单手擎着剑,他的金色双眸射出的慑人目光,令两位身经百战的武士也不禁心头一颤。
  “但是……于情,这孩子已是我的义子;于义,大公妃将这孩子的性命托付与我,我巴隆怎可失信于人;于理,此子为大公亲生骨肉,即是世子,大公阁下却违逆人伦追杀之。如此之事身为武者岂可袖手旁观?……巴隆虽不才,却不敢为一己富贵而行逆情、义、理之事。”
  “……如此,巴隆大人的态度就已经明白了!”
  “凤凰公令:不管使用任何手段,务必将此子捉拿,生死无论!胆敢阻挠者一律格杀勿论!”
  “巴隆大人,如此亦要坚持的话。吾等奉令,也只有得罪了……”
  空手的男子、安切斯缔周身突然发散出了强烈的杀气,猛的将斗篷鼓胀了起来。
  “我等亦想亲身见证一下,传说中的‘金眼鬼神’的实力……”
  “你们……真的要与我交手……”
  巴隆老人似乎轻描淡写的问道。突然间他的身形已经以不可思异的速度接近了过来,手中的长剑在空气中划出了美丽的银色弧线。
  在同一时间做出反应的却并不是安切斯缔,一直站立一旁的持斧男子、卡拉斯卡,毫无征兆的突然挡在了巴隆面前。
  大斧与长剑在空气中剧烈的碰撞,范围内的飘雪瞬间被二人交手产生的乱气流搅动,不规则的疾速向四面飞散开来。  
  两人的身形落在了几米之外,身上的斗篷都已然被冲击波撕为了碎片,露出了里面的贴身护甲。
  “卡拉斯卡……不愧是公国的第一力士,居然仅凭蛮力就接下了我的无念斩……看来我确实是老朽了……”
  “啊!”
  一口鲜血从卡拉斯卡的口中喷出,身形高大的男子短促的喘着粗气跪倒在了地上。
  “没事吧,卡拉斯卡?”
  安切斯缔关切的问道。后者摆摆手,表示自己无碍,同时将呼吸缓缓调匀。
  “没事……巴隆大人果然名不虚传。安切斯缔,你和他交手的话,一定要小心他手腕的二段技变化……否则就会像我这样……”
  “了不起啊……只交手一次就窥到了我剑技的秘密……卡拉斯卡,看来与传闻的不同,你绝非一个只有蛮力的莽夫……”
  巴隆的脸上现出了一丝微笑,他的右手、长剑与身形渐渐的落在了一条直线上。
  “接下来轮到你了吗,安切斯缔?”
  “虽然非我所愿,但似乎必须巴隆大人您一战了……”
  一瞬间,安切斯缔的气息仿佛突然之间就从这世上消失了。巴隆只感到一阵凛冽的寒气扑面而来,手中的长剑本能的挡了出去……金属质物互相剧烈碰撞所发出的刺耳音波在空气中激荡开来,两人的身形同时向后退去。
  他们的表情都显得有些吃惊。一个是没有料到对方的攻势会如此诡异、迅速且凶狠,另一个则意外对手竟能挡下自己这绝对有自信必杀的一招。
  “安切斯缔……数年不见,你的双手愈发的致命了啊……”
  “哪里,巴隆大人您太过奖了……即使如此,在下却仍旧在大人身上讨不到半分便宜呢……”
  安切斯缔的双手泛着银色的金属光泽,这双布满金钢丝蔓络的手掌不但刀枪不入,更拥有切裂岩石、斩断钢筋的恐怖力量,乃是安切斯缔赖以成名的绝技。  只见安切斯缔的双手上下翻飞,无数致命的掌影将巴隆的身躯罩在了当中;一时间巴隆似乎也只有横剑招架之功,在他的节节紧逼的攻势下不断的后退。   “结束了!”
  喝出这句话的同时,安切斯缔的右手已直插向巴隆的心房。这一招的去势端的迅疾无比,眼看巴隆再也避无可避,抽剑回挡也已是不及……
  然而,被他击中的却只有虚空中飘落的雪花。
  就在安切斯缔的手刀插入巴隆胸膛的一瞬间,老武士的身形和气息突然凭空的消失了踪迹;这一幕,简直就与安切斯缔刚才的攻击模式如出一辙……安切斯缔瞬间感到了死亡的威胁,巴隆的重拳埋入了他的腹部……
  安切斯缔的身躯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被轰飞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无想剑……安切斯缔啊,这种剑技虽然精妙……但在我巴隆面前使用却只是班门弄斧罢了……”
  “但是大人……为何您不就势取下我等的首级……”
  眨眼间就将两名凤凰公国最强的凤冠骑士打倒的金眼老人没有回答,只在嘴角现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他转身走到一直在静静观看着一切的男孩身边,开口问道:“司金斯……刚才义父的战斗你都看清楚了吗?”
  被称为司金斯的孩子无言的点了点头。
  “很好……这可是难得的实战观摩机会啊,要牢牢的记住每个人的每一个动作……这些东西你迟早会有用的……”
  司金斯的回应仍旧只是点头。
  “……如此……我们就继续赶路吧……”
  巴隆右手将佩剑收起,左手抱起了司金斯。
  “等一等……”
  已然重伤的两人再度艰难的站起身来。
  “……虽然巴隆大人手下留情,但我等接下的乃是不成功、便成仁的死命令……”
  “安切斯缔啊……你的肋骨至少已经断了一半,内脏大概也出血破裂了;卡拉斯卡的情况也不比你好……你们两人这样还要继续吗?”
  “……我等别无选择……”
  “如此……我就成全你们吧……”
  巴隆突然右手一扬,地上厚厚的积雪被巨大的气流所搅动,猛的铺天盖地的飞散开来。两人不明究里,急忙摆出了防御的架势。巴隆和司金斯一老一小却已乘机消失的无影无踪。
  “……被骗了……不过,巴隆大人啊……前面可还有卡拉夫大人的一关要闯的,你只有自求好运了……可恶!这次输的真是难看……”
  安切斯缔怏怏的自语着,卡拉斯卡则是一副不甘心的表情。雪是似乎越下越大,两人的身形渐渐的隐没入了纯白色的背景之中……
  另一面,从两人的追击中逃脱的巴隆与司金斯,转眼之间已然奔出了几公里之外。感到身后并无人追来,老人将司金斯从背上放了下来。
  “到这里应该暂时是安全了……”
  巴隆环视四周,却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恶……一时慌乱,竟然闯到了这种地方……”
  两人所在之处乃是一座雪岭之上,面前竟是一道深不见底的万丈峡谷。如若此时追兵赶到,两人已然无路可逃。  
  “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尽快离开的为妙……”
  突然之间,巴隆感到有一股恐怖的力量正在急速接近。
  “看来是来不及了……”
  “巴隆大人别来无恙乎?”
  “见到阁下之前一切都好……”
  出现在巴隆和司金斯面前的青年男子,身材极为高大魁梧,拥有褐色的头发与一对青玉色的瞳孔。来者正是在巴隆之后成为凤凰公国首席武士的卡拉夫·希耶姆男爵。
  “时隔数年不见,巴隆大人仍旧这么爱说笑啊。”
  卡拉夫轻描淡写的说道,他的脸上挂着微笑,那神情就仿佛他是为了与老朋友叙旧而来的一样。
  巴隆可绝对没有对方那样的轻松心态。卡拉夫是凤凰公国历史上最年轻的首席武士,虽然以前并未见识过他的真正实力,但就仅从他周身散发出的巨大压迫感,已然可以得知此人要比卡拉斯卡和安切斯缔加起来都要强悍得多。
  “司金斯……一会儿如果发现形势对义父不利的话,你就要看准时机自己逃命了……”
  巴隆悄悄的对司金斯小声说道。尚不能被称为少年的司金斯轻轻点了点头,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瞬间在他稚嫩的面庞上闪过……
  巴隆缓慢的亮出了银色的长剑,剑尖指向了卡拉夫。
  “呀!”
  “喝!”
  随着两人的喝声,凤凰公国两代首席武士的剑刃在历史上首次的作为敌对双方相撞了。剑刃与剑刃之间互相剧烈的摩擦,空气中绽开了耀眼的火花。两位堪称凤凰公国最强的武士以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速度你来我往的互相斩击着,眨眼之间已经交手了30几个回合。
  双方的白刃在略为迟疑了片刻之后再度激烈的互相撞击,雷鸣般轰隆的巨响敲击着他们的鼓膜。两人都毫不喘息的连续挥出凛冽的剑气,蓝色的火花激烈的在空气中四散飞舞。这两人都是大陆上屈指可数的名剑客,剑技上的造诣可以说是不相上下。两个人的剑砍过去、被拨开、再砍、挡住、推回、刺出、闪过之后再横斩,你来我往的交手似乎就会这样永久的持续下去;或者,等到相对年迈的巴隆气力衰退,正值壮年的卡拉夫也许会获胜的吧。不过,现在的巴隆可完全不像已经年过六旬的老者,他的剑技和剑势似乎根本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衰退,甚至连气力也丝毫不输给比自己年轻20岁的卡拉夫。
  就在这僵持不下当口,发生的某些情况将情势完全的打破了……
  首先出现的是安切斯缔与卡拉斯卡,两位骑士被巴隆甩掉,花费了不少时间才重新找到了被追踪者逃走留下的痕迹。他们二人的赶到,对于巴隆和司金斯可绝不是个好消息。
  “我们先去抓那孩子!”
  安切斯缔阻止了卡拉斯卡想去支援卡拉夫的行为。
  “卡拉夫大人没问题,不要忘了我们的第一任务是捉拿这个孩子!”
  安切斯缔的想法是,只要抓到了司金斯,巴隆就毫无威胁了,到时甚至以司金斯为人质威胁巴隆束手就擒都可以。
  司金斯显然看出了他的想法,突然向悬崖的方向逃去。
  “到底是小孩子……慌乱中居然逃向了死路……”
  安切斯缔的身形一纵,已经落到了司金斯身后,右手一伸抓了过去。但是,他的手腕却突然被另一只强有力的大手紧紧抓住了。
  “身为公国骑士,这种行为不觉丢人吗?”
  巴隆金色的双眸中射出了愤怒的光芒,天知道他究竟是如何甩开卡拉夫赶过来的,只见他手一挥,已将安切斯缔扔到了几丈之外。安切斯缔感到右手腕一阵剧痛,腕骨居然被巴隆捏断了。
  “巴隆大人,不要逃啊!你的对手是我!”
  卡拉夫紧接着就跟了过来,巴隆急忙举剑迎击,两人再度缠斗在了一起。
  这时,卡拉斯卡也已经赶到了司金斯身畔,一把将其抓了起来。巴隆再欲相救,但卡拉夫这次有了经验,幽灵般死死的缠住巴隆,令其无暇他故。形势瞬间就转向了不利于巴隆和司金斯的一面。
  “巴隆大人,请弃剑投降吧!”
  卡拉斯卡一直以来所说的唯一一句话,却是最为关键的一语。
  “啊!”
  巴隆只一分神间,手中的剑便被卡拉夫击飞了出去。
  “结束了!”
  卡拉夫紧接着的一记横斩砍向巴隆的颈部,老人一时万念俱灰,连本能的闪避也没有做出。
  千钧一发之际,有一个身影以比卡拉夫的斩击更快的速度冲进了两人之间,双头矛架住了卡拉夫的剑。
  “什么人?”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为这突然出现的神秘人物吃了一惊。但是,更令人吃惊的一幕还在之后,司金斯一个6岁的孩童,居然猛的挣脱了大力士卡拉斯卡的钳制。
  “怎么会?”
  卡拉斯卡吃惊之余,利斧本能的向司金斯砍了过去。所有人,包括救了巴隆一命的神秘人物,都没有料到这个变化,一时竟不及阻止卡拉斯卡。
  雷鸣般的轰响震颤着悬崖上的积雪。卡拉斯卡铠甲尽碎,跪倒在了雪地上,大斧飞落在了几十丈外。
  “恶……恶魔之子……”
  他的语气和表情中都透着名为“恐惧”的因子。另一边,剧烈的冲击波已将司金斯小小的身躯弹到了悬崖之外。
  “司金斯!”
  巴隆呼唤着义子的名字,却无能为力。在场的众人之中,只有那位神秘的双头矛使者看到了一个幽灵一般的影子紧跟着司金斯落下了悬崖。

  大陆历482年。史籍上记载的这一年并没有任何足以引起世人注目的事件发生。在这一年的年末,东大陆第一强国凤凰公国举行了6年前失踪的大公妃雅温妮丝的葬礼,凤凰公的宠妾艾蒂卡蕾卡在此之后也终于正式被册封为了新的大公妃。一个月后,前大公妃雅温妮丝的父亲蒙特尔候爵柯雷斯与其子马特希恩将位于凤凰公国南部边境的世袭22郡领地从凤凰公国的国境中划出,转而投入了相邻的鸠之王国。
 

联盟原创
 
▲TOP   >NEXT 
本站文稿图片及相关资料版权均属原作者或公司
五星物语联盟2006 System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