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WS | 设定 | KNIGHT | FATIMA | M H | 图库 | 模型  原创 | 下载   
 
 
史坦特游星战记~第一部 凤凰的战旗~  作者:虹的夜莺 

   大陆历492年。

  “小弟弟,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司……司金斯……”
  “好名字……真是个难得的好名字……”
  “姐姐你的名字又是什么……”
  “再次见面的时后你就会知道了……”
  “再次见面……”
  “当你成为真正的强者时……记住,那力量就在你自己的体内……”
  “力量……在自己的体内……”
  “没错……在那之前,好好的收着这个吧……”
  “这是……母亲大人的项坠……”
  “是你母亲的遗物……对不起,来不及救她了……”
  “……妈妈……呜……”
  “不要哭了,司金斯……戴上这个项坠吧,它会让你永远记住母亲的,连她的每一个微笑、每一句话都不会漏掉……当你孤独和无助之时,就抚摸它吧,你将会感到母亲的灵魂就守护在自己身边……”
  “姐姐……”
  “……这就是我‘泪魔女’给你的礼物……亦是日后相见的凭证……”
  “什么!这么说连鸠之国的内斯塔男爵也失手了?”
  “啊!”
  偶然之间钻进耳朵的一句话,将司金斯从深度的回忆之中硬拉回了现实。他顺着声音望过去,只见这间只有稀稀落落六、七个客人的小酒馆里,两名武士打扮的彪悍男子正坐在角落的一张桌旁旁若无人的大声谈论着某事。
  “……在吉玛城的郊外发现了他的尸体,和以前的受害者一样,他的生命能源被完全的吸干,变成了一干尸……”
  “这已经是第12位追踪者被杀死了……如果加上单纯的受害者,已经达到143人了……”
  “难道是吸血鬼吗?”
  “开什么玩笑,东大陆怎么会有那种怪物!……应该是修炼死灵系魔法的邪恶术士的行为……但是,能打倒内斯塔男爵这种级别敌人的家伙……绝不会是好对付的,恐怕至少拥有魔导师级的魔力……”
  “废话!否则莺之国和凤凰公国也不会拿出总共100000金元的赏金来悬赏了……不过,即使他再强应该也不过是个魔法师而已,只要能拉近距离,就一定有机会取下他的头!”
  “……但是,我听说有人已经见到夜莺太子在附近出没了……如果被那个人抢先出手的话,你我可就连渣儿也沾不到了……”
  “被抢先了如何?那种女里女气的王室小哥儿,老子只用一个指头就能把他扳倒!”
  “这么说你在和我汇合前是见过他的了?”
  “岂止见过,不是在下自夸,10天前在乌斯城街头一招就把他打翻在地……太弱了,完全是徒有虚名!”
  “那么说,老哥你岂不是能够娶莺之国的公主殿下为妻了?”
  “如果按照夜莺他以前‘打败我的人可以娶我妹妹’的承诺,的确如此。不过,从未有人见过那位公主的真面目,虽然传说她无比美貌,但王室的话不能相信……也许她是个超级大丑女也不一定,我是不会上当的!”
  “老兄你果然睿智,不过夜莺不是美男子吗?他的亲妹妹想来也不会太差吧……”
  “其实我倒想把他本人捉来作男宠的……呵呵……我一定会好好疼他的!”  “老兄你原来是……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两个不要说谎话!”
  一声断喝将两人吓了一跳,他们停下来,发觉面前站立着一名年纪大约有十五、六岁,服务生打扮的美丽少女。
  “夜莺太子是我莺之国的骄傲,绝不许你们这么污蔑他的形象!”
  “呵呵……你在对我们说话吗?美丽的小姐……”
  两人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站起身来。单以身材来看,这两人倒也的确可以称得上是堂堂的武士,不过,他们恶劣粗俗的言行举止却过份明显的暴露出了他们性格的劣根性。
  “你们以为我在说谁?以你们这种家伙怎么可能打败‘虹的夜莺’?”
  虽然比两名男子矮了两头还多,但少女似乎并不打算示弱,她踮着脚,一张俊脸涨得通红的,勇敢的与对方对峙着。
  “呵呵……小姐你和那位夜莺又是什么关系呢……不会……”
  “……是他的小情人吧?呵呵呵呵呵……”
  “也许她就是夜莺的妹妹,公主殿下也说不定!”
  “那岂不是我老婆?来亲一个啊!”
  “可恶!混蛋!”
  少女穿着皮靴的纤足重重的踢中了想动手动脚者的下体,这位倒霉的色鬼立即双手捂着下身、痛苦的跪倒在地上。
  “可恶的臭丫头!”
  他的同伴骂着,一拳就朝少女打了过去。虽然是恶徒,但他的武艺却的确是有两下子,这一拳如果真的打中了恐怕也够少女受的。
  但是,他的拳头却被人硬生生用手掌挡在了距少女脸颊几厘米的地方。
  “欺负柔弱的少女不觉得丢脸吗?”
  出手的男子身形高大匀称,全身包裹在黑色的斗篷之中,连面孔也隐在了兜帽里,但是从声音可以判断出,他显然还十分的年轻。
  “你……你是什么人?”
  “居然敢管我们‘赤鬼与青鬼’兄弟的闲事……你大概也嫌自己的性命过长了吧?”
  两人的名号一出,立即就令小酒馆里变得鸦雀无声。
  “‘赤鬼与青鬼’……在南大陆沃瑟公国与多莫拉卡王国的争端中,以两人之力就完全毁灭了沃瑟骑士团的强大佣兵……”
  “这样的强者居然也来追捕杀人犯了……”
  “但是据说这两人性格的恶劣与其实力成正比……”
  “这还用说,具体的表现大家都已经看到了……”
  良久,酒馆中才从静寂中回复了常态,散坐的客人们开始以两人耳力绝对听不到的语音小声议论着。
  “呵呵呵呵……吓着了吧,小子!不过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你也是名武士吧。如此,就拔剑吧……我们会给你战斗的机会,虽然那是毫无意义的……”
  虽然两个“鬼”凶恶的叫嚣,但是黑袍男子的兴趣显然并不在他们身上。
  “真没想到在这简陋的小店竟然会遇到您这样美丽的小姐……那些粗鲁的人没有吓到你吧一定有的对您这样美丽纤弱的少女这是多么失礼的行为啊这些野蛮人不会欣赏美吗不过有我在一切都不用担心了我会为了美丽的少女而战斗将他们全部打倒的我要的报酬只有一个就是您那美丽的笑容这对于一个像我这样有教养的上流社会的绅士就足够了我会为此向您效忠打败您的敌人相信您也不会吝啬您那无比灿烂的少女的微笑……”
  听到他的这一篇“高论”,少女的脸上现出了绝对是在观看某种稀有的不可思议生物时才会有的表情,而坐在一边的司金斯则差点就把刚喝下去的一大口麦茶全部喷出来。很显然,这位穿黑袍的仁兄拥有着与那两个“鬼”完全不同的另一种不可救药的精神结构……
  “你这家伙,当我们兄弟不存在吗?”
  “住口!你们这两个蠢货!”
  黑袍者的突然转过身来,面对着两人厉声喝道。一瞬间从他身上散发出的骇人威势,令两名强悍的武士也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
  “如果要决斗的话就到外面……虽然下着雪但在下愿意奉陪!”
  “雪……”
  司金斯的心头浮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那一次、那一天……天空也正在下着鹅毛般大雪……
  “喂,那边的那位武士!”
  “啊?你是在叫我吗?”
  司金斯略有些意外的望着黑袍的年轻武士。
  “就是你,这位武士……您是否有意为我们的决斗作公证人?”
  “……我吗?”
  “就是你了!”
  面上带着青色胎记(之后得知这正是他之所以名为“青鬼”的原因,另一位“赤鬼”则因为一头火红色的乱发而得名)的武士大声插嘴嚷道。
  “你的那张脸,一看就是个公正、诚实的混蛋好人!你这种家伙虽然无能加白痴,但是作为决斗的公证确实值得信赖!”
  “这也许是他们这种家伙没有绝种的原因!”
  “赤鬼”阴森森的笑道,露出了一口参差不齐的黄牙。
  “……很遗憾……”
  司金斯慢慢的站起了身来。
  “……我是不打算作什么公证的……但是,我要求参加决斗,因为1对2的决斗很显然是不公平的!”
  “……您真的确定要如此吗?”
  黑袍武士慢慢的褪下兜帽,现出了一张年轻、削瘦而略显苍白的面孔。
  “要知道这两人虽然粗鄙,但确实是声名和实力兼具的武士……况且,您和他们并没有什么恩怨……”
  “会让你们看到我的实力的……”
  司金斯一挥手,一种自然之间流露出的威势令黑袍武士不自觉的就停止了再说下去。
  “至于和他们的恩怨……你不认为他们刚才的话已经冒犯了我吗?”
  “原来如此……我了解了……”
  黑袍武士点了点头,回身征询他们对手两人的意见。
  “没问题,多一个送死的无妨!”
  “如果是更强的家伙就更好了!”
  赤鬼和青鬼大咧咧的回答倒是十分的直接和明确。从两人兴奋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他们显然非常的期待这场决斗来满足他们累积多时的好战欲,而根本不在乎对手到底是谁有多少人。
  “但是,如此……我们就必须再找一名武士来作公证人了……”
  年轻的黑袍武士耸了耸肩。
  “……我可不想因为非法械斗被关进监狱……”
  “真是麻烦的地方!”
  一头红发的赤鬼不耐烦的吼道。
  “如果在南大陆哪里有这么多规矩!”
  “像你这种粗野未进化的南大陆鬼佬儿怎能理解我们东大陆古老悠久的文化和传统!”
  “臭丫头!不要以为有人给你出头就肆无忌惮!”
  “各位……如果不介意,在下愿意为几位作决斗的公证人。”
  背后传来的声音硬生生阻止了即将发生的非法械斗,随之而出现的来人不禁令司金斯吃了一惊……他是绝对忘记不了这个人的!
  “……在下是凤凰公国凤冠骑士团团长、公国首席武士卡拉夫·希耶姆!”
  “噢……”
  厅中爆发出了一阵音量虽不算很高但很清晰的赞叹之声。在东大陆、甚至包括南大陆和极北大陆,恐怕也没有人会说没听说过这位名闻天下的剑客的赫赫声名。凤凰公国的首席武士,这个称号至今仍旧还是荣耀与恐怖实力的代名词……
  司金斯平静的用手搓着额头。经过了整整十年的时间,他终于与卡拉夫再度相遇了。十年的时光在两人身上留下的痕迹显然并不公平,司金斯从一个廋弱、矮小的孩童变成了一名高大、壮硕的少年,他的身材和肌肉看上去甚至可以被称为“青年”,当然它们的效用也完全一样,再加上司金斯那远比实际年龄成熟得早得多的精神结构,除了对自己有些过于平凡的相貌有些不满外,司金斯相信现在的自己无论是看上去还是实际上都已经是一名完全成熟的男子,不、应该说是武士了;而对面的卡拉夫,外貌上与十年前几乎没有任何显著的变化,只在鬓间极为稀疏的现出了几丝白发。然而,司金斯看得出来,这位名剑客的心境与十年前刚刚成为公国首席武士时的意气风发相比,已然发生了极为微妙的变化;其中最明显的表象就是,在现在的卡拉夫眉宇之间,隐约的透出一股带着悲怆的强烈煞气……
  “能有凤凰公国,不、东大陆最强的剑客卡拉夫男爵来作这场决斗的见证……我等真是荣幸至极啊!”
  面对这位强横无比的名剑客,即使是蛮横粗野的赤鬼与青鬼,竟也现出了一副恭维的嘴脸。
  卡拉夫冷冷的望了他们一眼,没有发表任何的评价。然后,他的目光移向了决斗另一方的两位年轻人。首先是黑袍武士,卡拉夫仔细的、近乎赏鉴的打量着他,从这位名剑客的嘴角牙缝里,临近的人们似乎是听到了几声偶然漏出的音量极为细微的赞叹;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司金斯身上……司金斯根本无意掩饰自己的身份,他很平静的与卡拉夫对视着。两个人的目光跨越了十年的时光再度交汇在了一处……实际上,司金斯外貌的变化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大,以卡拉夫的眼光和阅历,他完全有可能立即就从司金斯外貌上留存的任何一丝细小痕迹认出这位逃亡多年的世子,然而,在凝视了司金斯几分钟后,他仅以微微的一笑就结束了自己对几人的打量端详。
  卡拉夫的表现反而令司金斯感到了意外。他感觉卡拉夫看自己的神情完全就像看一个陌生人一般,甚至连一丝的疑惑都没有表现出来……
  “大人……我等还有重要的使命要完成,管这种闲事是否……”
  两名身披斗篷的武士走到卡拉夫的身后,小声的提醒着他。
  “我知道……但是此事难道会对我们的使命有什么影响吗?”
  “不会,但……”
  “用不了多少时间的,你们难道不相信我的判断力吗?”
  “对不起……大人……”
  面对板起面孔的卡拉夫,两人不敢再说什么,安静的退到了一旁。
  他们显然都是卡拉夫手下的凤凰公国武士,司金斯一眼就认出了其中年纪比较大的一人,正是当年协助卡拉夫追杀自己的大力士卡拉斯卡。和卡拉夫不同,卡拉斯卡的外貌比起10年前可有了一些令人吃惊的改变,他的身材依旧如同橡树般的魁梧高大,肌肉也一如大理石雕塑般的结实,变化发生在大汉的脸上,一道十年前并没有的暗红色的可怕伤疤一直从眉心延伸到下巴,司金斯临近看时,才发现卡拉斯卡的右眼也已经瞎了,在原本应该是眼球的地方,现在只剩下了一个黑色的洞……另一名年轻些的武士很明显在三人中的地位是最低的,所以他也很少说话,大多数时间是在静静的倾听两位上司和前辈的谈话;这位年轻的武士拥有一张欠缺血色的圆脸、薄薄的总像是要干裂了一样的嘴唇、一头褐色的长卷发以及一双同样颜色的瞳孔,对于这张脸,司金斯感觉似乎是在哪里见到过,随即他就想到了某个人的名字:银手的安切斯缔……
  “先生们……我在门口的空场等着各位,请尽快的作好准备……”
  卡拉夫对着决斗的双方深施一礼,根据东大陆决斗的传统,这一礼就正式宣布了决斗仪式的开始,现在决斗的双方可以作最后的战前准备,而当他们从这间屋子中走出时,厮杀就开始了。
  卡拉夫带着两名手下率先走了出去。与卡拉斯卡擦肩而过时,从他看自己的眼神中,司金斯发觉大汉与卡拉夫一样,对自己似乎没有丝毫的记忆……
  赤鬼与青鬼凶狠的瞪了司金斯他们一眼,一言不发起身出门。
  “……我们也不要让人等得太久了……”
  黑袍武士望着他们的背影喃喃说道。司金斯微微的一笑,从行李中抽出了一柄宽刃剑。这柄剑是他在附近的小镇花了不少钱购买的,司金斯单手握住剑柄挥舞了几下,感觉着从剑柄上传过来的沉重金属质感。虽然不是名家铸造的宝剑,但剑的做工和质地都非常的精细,钢的剑刃上散发着阵阵的寒气,显然异常的锋利。
  “……虽然是好剑,但相信我,它并不配你的……”
  黑袍武士将脸凑到了司金斯的耳边轻声说道。
  “……那你认为什么样的剑才适合我呢?”
  司金斯并不喜欢这样的说话方式,他后退了一步,与黑袍武士拉开了距离。
  “……不知道……也许贝尔蒙多王的‘阿特·巴格涅特’吧……我怎么会知道……”
  黑袍的年轻武士喃喃的说道,既像是对司金斯说的又像是在自语。他就这样似乎是在思考着的走出了小酒馆的正门。
  “……其实什么剑对我都是一样的……”
  望着他出门的背影,司金斯轻轻的叹了口气。
  “武士先生,请答应我,不可以输啊!”
  说话的正是惹出这堆麻烦的那位少女,司金斯发觉她正以某种期盼的目光望着自己。
  “是、是的……我、我会尽力的……”
  不知为什么,司金斯感觉自己被少女望得浑身都不自在,甚至连说话都变得结巴了。为了摆脱这种怪怪的感觉,他急忙的奔出了店门。
  门外的风雪比起刚才已经小得多了。雪花似乎懒洋洋的随风翩然洒落,与来时扑面而来几乎令人窒息的大风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过,即使如此,往来路人的足迹仍旧迅速的就被雪掩盖了。
  在被不薄不厚的一层白雪覆盖的空场上,先出来的几个人已经等了稍长的一会儿时间。他们的头上、肩膀上甚至卡拉斯卡的大胡子上,都积了薄薄的一层雪花。
  看到司金斯出来,黑袍武士冲他耸了耸肩。司金斯发觉一旁的赤鬼与青鬼双目圆睁,脖子上的青筋暴露,显然是等得颇不耐烦。而站在双方之间的卡拉夫则眯着双眼,一脸威严的立在雪中一动也不动,大概正是因为他身上的这种无形威势,赤鬼和青鬼才不敢公然发作的吧。
  “对不起,可以开始了……”
  司金斯单手拽着剑站到了黑袍武士的身边。稍远处,刚才酒馆中的几个酒客和一些看热闹的路人聚在了一起,似乎在讨论着决斗的胜负几率,甚至有人已经拿出了钱袋准备下注。旁边更多的人则只是单纯的想看到一场精彩的对决,司金斯看到那位惹事的少女也夹在他们当中。
  “看来各位对决斗可能产生的结果也都有了必要的觉悟……”
  卡拉夫冷冷的目光扫过了几人的脸。
  “如此,就请都报上姓名吧……战死者亦会留下荣耀之名!”
  “赤鬼!”
  “青鬼!”
  “没想到居然是真名……我一直以为那是绰号呢……”
  黑袍武士的嘴里似乎很随意的嘟哝着。赤鬼和青鬼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只以一个轻蔑的冷笑回应。
  “南大陆的高地蛮族……没有一点的教养……”
  “年轻人,你的名字……”
  “对不起,卡拉夫阁下。”
  黑袍武士恭敬而优雅的冲着名剑客深鞠一躬。
  “在下天童凯,虽然也是南大陆出身,但和某些野蛮人后裔是不同的。”
  “天童凯……”
  卡拉夫似乎颇不以为然的重复了一遍年轻武士的名字。
  “……南大陆北十二国联盟的新任武技长、天童家族的本代当主……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呢?”
  “和阁下出现的原因大概差不多吧……”
  天童凯苦笑着答道。说话间,他已经褪去了身上的黑色长袍,现出了里面贴身的战衣。黑色的皮革与亮色的纯银,这件手工完美、镶嵌的天衣无缝的锁子皮甲披挂在年轻的武士身上,密合得滴水不漏,跟随着他的一切行动,就仿佛是他的第二层皮肤一般。比战衣更加引人注目的是他的武器,那是一柄精钢锻造而成的银色长剑,它的剑身比一般标准规格的大剑都要窄三分之一,但长度却是标准的两倍半,剑刃上闪烁着致命的金属光泽,显然锋利异常。这柄危险的武器平时就掩藏在年轻武士的黑色长袍下的剑鞘之中,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会显露出它与生俱来的凛冽杀气……就像现在,在飘落的飞雪中,与剑的持有者一起,迎着劲风与强敌……
 

联盟原创
 
▲TOP   >NEXT 
本站文稿图片及相关资料版权均属原作者或公司
五星物语联盟2006 System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