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WS | 设定 | KNIGHT | FATIMA | M H | 图库 | 模型  原创 | 下载   
 
 
史坦特游星战记~第一部 凤凰的战旗~  作者:虹的夜莺 

  第一章 雪中决斗下

 我的名字是司金斯……”
  司金斯一开口,所有人的注意力就都立即被吸引到了他的身上。这位虽然身材高大但相貌平庸的年轻武士,在不开口说话的时候似乎是完全的不被人注意,但是当他说话的时候,却令任何人都无法忽视他的存在……卡拉夫和天童凯,这两位日后以勇武留名于历史的名剑客,几乎同时的发觉了这一点。
  “……可以开始了吧……”
  司金斯的话音未落,一股凛冽的劲风已呼啸着扑面而来。司金斯近乎本能的双手挺剑护住了面门。金属之间剧烈撞击摩擦产生的音波激振着在场所有人的鼓膜。司金斯向后退了半步,将对方这一击产生的强烈冲击抵消。他双手擎着剑,钢剑的剑身巧妙的架住了攻击者的武器,令其一时动弹不得。
  “卑鄙的家伙,这就是你们高地蛮族最厉害的战斗方法吗?”
  司金斯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但这仅仅是为了刺激他对手的神经。从刚才的那一击,司金斯已经了解到自己面对的这名蛮族战士不但战技精湛,而且他手中的那件武器也绝不简单。
  青鬼的银色战斧被司金斯的剑架住了。年轻武士轻松的化解他本以为万无一失的攻击,令这位威名赫赫的蛮族战士也不禁吃了一惊。他随即用力将手中的斧柄一扭,从司金斯的钳制中脱出,紧接着一个箭步向前,战斧随势猛的横砍向了司金斯的左肋。
  “这才有点意思……”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司金斯的手上却没有丝毫的放松。钢剑与银斧再度激烈的相撞,空气中擦出了金色的火花……青鬼只感到两臂被震得一阵酸麻,气力只稍却,司金斯已经反手一剑朝自己的颈项砍来,他急忙撤斧回护,虽然勉强的挡下了这一击,但额上也不禁渗出了一层冷汗。
  “该死的……”
  青鬼口中咒骂着,单手擎起了巨大的银色战斧。稍稍的受挫不仅没有令他的士气低落,反倒激发了这名蛮族战士体内的嗜血本性。青鬼大吼一声,将战斧高高举向了空中。
  司金斯稍微迟疑了一下,他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片刻的迟疑是附在青鬼银斧上的神秘咒文的效果,实际上这个强力的咒文足以令范围内的人短时间的运动能力完全丧失,也就是众所周知的“定身”咒文,司金斯只一瞬间就恢复了正常已然是例外中的例外。但是,这片刻的迟疑已经给了青鬼足够的进攻机会。   
  巨大的战斧猛的挥了下来。斧刃与剑刃在空气中剧烈的摩擦,发出刺耳的尖啸。司金斯虽然挡住了这一击,然而因为对方强大的劲力也不得不向后退去,他手中纯钢锻造的剑刃也被崩出了一个缺口。司金斯在下一个瞬间就意识到虽然自己的气力和战技都丝毫不逊于对手,但武器却上吃了大亏。蛮族战士手中的巨大战斧,不但质地和锻造工艺上都要远远超过司金斯的无名钢剑,那斧刃妖异闪烁的银色光辉中,更似乎还蕴含着某种未知和危险的力量……
  另一边,天童凯以一种奇特而优雅的步伐与对手保持着某个距离。他的剑剑身细长而极具弹性,与几个大陆上流行的标准规格的单手剑相比,显然更适合刺杀而非劈砍,因此也更加的致命,对使用者技巧的要求无疑也更高。
  赤鬼单手持着巨大的银色战锤,他的臂力犹在搭档青鬼之上,战斗的风格也更加狂放积极。战锤呼啸着接连砸向黑衣武士,每一击都使出了全力。天童凯的剑只与那战锤稍一接触,便被巨大的劲力震得激荡出去。他顺势将剑撤回,以自己战斗流派特有的斗技舞步保护着自己在格斗中的有利位置。天童凯非常清楚自己的优势在于技巧而非臂力,他的长剑既不是在攻击也不是在防御,而是介于两者之间的某种状态,他谨慎而耐心的寻找着对手攻势中的空隙,然后以长剑透过最合适的角度巧妙的反击迫使其防御。
  司金斯的钢剑与青鬼的银斧激烈的连续交锋,两柄利刃之间狠狠的撞击出火花,充满抗议的金铁之声近乎持续的刺激着观众们的鼓膜。战斧上的魔咒对司金斯的影响已经愈发的微弱,然而每一次的兵刃相交,司金斯手中的钢剑都会被崩出缺口,很快原本平滑锋利的剑刃就变得如同锯齿一般了。
  “……似乎又和以前的一样了啊……”
  他喃喃的自语道,同时身形轻巧的向侧面一转,闪过对手致命的一斧,手中钢剑顺势砍向了蛮族战士的软肋。青鬼急忙横过战斧一磕,将司金斯的剑弹开,也让钢剑剑刃上又多出了一个缺口。
  两人各自退后几步,停在了一个无论攻击还是防御都不会措手不及的距离上积蓄着下一回合交手所必需的气力。
  “每次都是这样……这把剑大概也快到极限了……”
  司金斯望了一眼手中的钢剑,这柄武器恐怕已经无法再次抵挡青鬼新一轮的强势攻击了。
  “如此……就尽快的结束吧!”
  只见他单手反伫着剑,摆出了某个剑技的架势。
  “哦!这是……”
  看到这个招式,一直默不作声的观看着决斗的卡拉夫不禁打了个冷颤。
  这时,青鬼已经再度挥斧冲了上来。只见司金斯的钢剑迎着对手,突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猛然挥出。蛮族战士只感到一股强劲的冲击波挟着刺骨的寒气扑面而来,瞬息之间他几乎窒息了。青鬼根本看不出司金斯是如何出手的,他只能本能的护住了自己正面的要害。随着挥剑产生的冲击波一起高速冲过来的是司金斯本人,他双手擎剑自上而下的猛的劈出,这一击强大的威力瞬间在空场上形成了一个小型的能量漩涡,漫天雪花随着纷乱回旋的气流四散开来,将周围观众的视线遮挡。
  随即人们听到了一响晴空霹雳般的金铁撞击之声。
  “结束了吗?”
  天童凯偷眼看了一下旁边的战况,嘴角现出了标志般的冷笑。
  “那我们也尽快的解决吧!”
  赤鬼和天童凯两人在雪地上飞快的移动着身形。与一边司金斯和青鬼交战的情形完全不同,这两人的交战几乎都是在静寂中进行的。黑衣武士的细长银剑,每次都是在与赤鬼的战锤相撞的前一瞬间,如同掠食中的毒蛇般突然就扭转方向攻击蛮族战士招式中的空隙。他的剑尖连续在对手的身体表面划过,割出长长的伤口,鲜血立即就淌了出来。但是那名高大的蛮族战士似乎只是将身体晃了晃就甩掉了这些细长的伤口,仿佛这些伤口仅仅是令他略微感到了一丝不快而已。
  天童凯对这名巨大男子的顽强感到惊讶。就在这时,被疼痛彻底激怒的赤鬼吼叫着挥动了银色战锤。与青鬼的那柄银色战斧一样,这柄战锤上同样附有某种神秘的咒语,黑衣武士只看到战锤突然间放出了炫目的闪光,自己的眼前立时一片漆黑,双目的视力已然失去。
  但是这位南大陆最年轻的武技长不但比任何人想像的都更加了解魔法,而且对应付目前这种状况有着足够的经验、冷静和能力。他迅速的念诵了某个咒文,一个巨大的黑色球状结界立即笼罩了他和他的对手。
  陷入了穿不透、完全黑暗的结界中的赤鬼,因为恐惧而咆哮着。
  在黑暗中他再度高高举起了战锤。魔法战锤的闪光瞬间撕裂了黑暗,但是这个黑暗结界显然已经为年轻的武技长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在黑暗笼罩的刹那,天童凯已经通过呼吸声判断出了对手的方位。
  所以,刚刚摆脱了黑暗结界的赤鬼,突然间吃惊的发现对手已经冲到了自己身前。两位武士在瞬息间交换了所在的位置,天童凯的长剑与赤鬼的战锤第一次激烈的撞击出了火花。
  天童凯感到手臂一阵酸麻,同时他也听到了战锤再次挥动的呼啸声。黑衣武士以比猫还要灵敏的动作闪过了这致命的一击,同时用尽全力的弓身冲向了对手所在的位置。赤鬼显然没有料到双目失明的年轻武士能够如此迅速的反击,天童凯的攻击令他一下子猝不及防。
  天童凯没有挥动武器,从一开始他就并没有杀死对手的意图。黑衣的武士稳稳的停在了蛮族武士的身前,又一个咒文迅速的低声吟念。赤鬼只感到自己的身体突然间变得越来越虚弱,手中的银锤一时拿捏不住摔落在积雪之中。
  天童凯从容的将长剑搭在了蛮族武士的肩上,锋利的剑刃紧贴着他的颈子。
  “死,还是投降?”
  “投、投降……”
  赤鬼感到了从那柄精致、纤细而致命的武器剑刃上散发出的死亡气息,在这种阴寒入骨的压迫感作用下,他知道自己的选择只有一个……
  天童凯的脸上现出了满意的笑容。他点了点头,随后吟诵了一个咒文将视力回复,然后急忙的另一边望去。由司金斯的剑技造出,混乱的、充斥着狂野能量的气流正渐渐的平息下来,人们看到青鬼的巨大战斧斜插在了雪地之上,在它的周围,还散落着无数断剑的钢铁碎片。
  青鬼高大的身躯仰倒在雪地之上,脸上则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司金斯的剑,或者说他手中那剩余的一小截锋利钢片,正准确无误的插在蛮族战士肩上。
  两场决斗几乎在同一时间决出了胜负。
  “又是一把劣等货……已经不能再使用了吧……”
  司金斯松开了手中的断剑剑柄,摇了摇头说道。
  “幸亏只是场决斗,如果是在战场上,使用这种差劲儿武器的人可就太可怜了……”
  “年轻人,你说出那种话对铸剑师可就太不公平了……”
  卡拉夫毫无声息的走了过来说道。司金斯耸耸肩,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中年武士微微一笑,他略微环视了一下周围被决斗弄得一片狼藉的场地,顺手捡起了一片钢剑的碎片,用食指和拇指小心捏着放在眼前仔细的端详起来。
  “钢质的硬度与弹性、淬炼的火候,甚至剑身的薄厚程度都恰到好处……这柄剑已经足以被称为水准之上的好剑了……”
  卡拉夫一边看着手中的钢剑碎片一边说道。
  “如果我没有看错……司金斯先生……你刚才使用的是‘坏溃剑’吧?”
  见到司金斯点了点头,卡拉夫继续说道。
  “那种程度的剑技对剑的损伤远远超过了大多数人的想像,如果再加上战斗中超出常规的剧烈交锋造成的损耗,普通的武器当然无法长时间承受……如今已经没有多少人能够使用这些华丽而强悍的古老剑技了……现在的战争中,如此难于修炼且会造成武器严重损耗的技艺显然并不实用……昔日在三块大陆上闯荡的名剑客们的荣光也早已衰微了……”
  说到这里,卡拉夫停顿了下来,似乎陷入了对往昔岁月的回忆。
  “那么也就是说,只要我还在继续使用这些古剑技……我就会一直因为武器的过度耗损而无法维持长时间的战斗吗?”
  “恐怕正是如此……”
  卡拉夫没有介意司金斯打断自己的思绪,但他突然发现所有的围观者的注意力已经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不由得现出了尴尬的神情。
  “对不起,似乎我的话太多了……司金斯先生,请相信我,如果你能找到一件能够承受你剑技的武器,一定会令你的技艺更加精进……”
  “似乎并不容易寻找啊……恐怕需要的是附有强魔力的武器才可以吧……”
  “嗯……实际上……”卡拉夫的目光移向了赤鬼和青鬼,他们在一边的角落里刚刚处理好了决斗中的伤势,而大多数人显然是已经把这两个可怜的失败者忘记了,“在莺之国决斗的胜利者有权要求败者偿付赎金来换取自己的性命或自由……那两人的武器可是难得的魔法装备啊。”
  “很遗憾,在下对斧头或者战锤这类缺乏美感的武器都没有兴趣。”
  赤青二鬼还未说话,司金斯已经一语拒绝了卡拉夫的提议。
  “这样啊……那么,司金斯先生,您可曾听说过50年前极北大陆的名剑匠基伦=佐尔狄克临终前锻造的三大遗作吗?”
  “锋利无比的刃闪烁着金色光辉、重量却比羽毛还轻的名刀‘黄金之翼’;顶部镶嵌的宝石上附有思维的大精灵艾尔之神力,握着它任何难题也无法难倒你的‘智慧之节杖’……以及,最后最高之杰作的名剑‘尤尔康之心’……这些都是史坦特尽人皆知的传说。”
  “这‘尤尔康之心’就收藏在我主凤凰公的宝库之中,曾经是我前任的公国首席武士巴隆=BT大人的佩剑,巴隆大人隐退之时将宝剑交还了大公殿下……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卡拉夫叹了口气,接着说道。
  “……巴隆大人本人就是一位擅长古剑技的名剑客……如果司金斯先生能够到我凤凰公国来的话,本爵可以担保‘尤尔康之心’就是你的了!”
  “真是惶恐啊……您居然开出了如此丰厚的条件……”
  司金斯直视着卡拉夫,他非常清楚男爵话语的意图。名剑‘尤尔康之心’加上凤冠骑士的荣耀称号,如果换作了其他任何一人,这大概都是难以拒绝的诱惑吧……
  “但是,在下日前已然承诺他人的邀请……男爵大人想必不会强迫在下成为失信之人吧?”
  虽然不情愿,司金斯还是决定撒个慌。他并不惧怕卡拉夫,但也不愿意随便引发不必要的事端。凤凰公国的一切,对于现在的司金斯仍旧是个禁忌。那个被养父称为故国,同时也是抛弃了他们的地方,也许早晚有一天他会回到那里,但那一定是在他拥有了足以取回自己应得之一切的力量之时……而绝不是现在!
  “是这样吗?……那就实在是太遗憾了……不过,若您在那里过得不够愉快的话,就请务必考虑前来我凤凰公国……”
  司金斯只是一笑,并不作答。卡拉夫知道自己所求无望,也许感到自己呆下去只会令气氛变得尴尬,只稍过了一会儿他就向众人施礼告辞,带着两名部下离去了。   
  司金斯目送三人的背影消失,他感到自己一直紧绷的神经此时才算渐渐的放松了下来,激战之后无法抵御的巨大疲劳感瞬间就占据了他的整个身躯……
 

联盟原创
 
▲TOP   >NEXT 
本站文稿图片及相关资料版权均属原作者或公司
五星物语联盟2006 System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