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WS | 设定 | KNIGHT | FATIMA | M H | 图库 | 模型  原创 | 下载   
 
 
史坦特游星战记~第一部 凤凰的战旗~  作者:虹的夜莺 

  第二章 彩翼城的秘密领主上
  
  位于彩翼城中心地带的白鹭旅店是相当受到旅行者们青睐的地方。举世闻名的索斯大运河自东向西横贯整座彩翼城,将庞大的商业都市一分为二。运河的南岸乃是被称为整个史坦特最大的商品交易市场,每一天,都有无数的行商人聚集在这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会沿着运河往来于彩翼城与东大陆最大的海港城市津港之间,然后再经过这两个地方将从各地收购的商品货物贩卖到史坦特的每一个角落。运河的北岸则座落着无数的房屋建筑,沿岸巨大的城墙将它与喧嚣的南岸隔绝开来,这里是彩翼城的居民住宅区,有无数腰缠万贯的大商人、显赫一时的权力者都在这里购置豪宅,作为自己日后颐养天年之地。而全史坦特最强大的非官方势力之一、行商人公会的总部,以及支配这座彩翼城的权力中枢——领主之厅,也都位于运河北岸的城墙之内。白鹭旅店的位置紧*在运河南岸岸边,斜侧方就是横跨两岸的彩虹大桥,交通可说是十分的便利。这里除了有舒适的床铺、合理的价位之外,其内的铁钩酒吧、火舌餐馆更是著名的情报站,无论何时,这里总是充斥着许多来自各地,例如南大陆或者凤凰公国的旅行者。这里的炉火温暖、灯光明亮、美酒甘醇,而从这里流传出的传奇故事,也会一传十、十传百地散播到整个史坦特的大地上。
  当落日的最后一丝余晖即将消失在西方的远山之巅的时候,三个风尘仆仆的旅行者来到了彩翼城。他们没费多少力气,很快地就在铁钩酒吧打听出了领主之厅的位置,然后甚至顾不上喝一口刚刚点上的麦酒,也没有在旅店预定房间就急匆匆的离开,赶在北岸城门关闭之前进入了彩翼城的北城。
  两男一女三个人径直来到了领主之厅的门口,他们异常急切的想要晋见那些戴面具的领主们,但是,当他们说明来意之后,却得到了一个否定的回答。
  “对不起,女士。我等不能这样轻率的在这个时间还去打扰各位领主大人,您难道不可以明天再来吗?”
  “明天?”
  路易莎·摩尔嘴角露出了轻蔑的笑容,她的目光直盯着面前这名执事打扮的青年男子,令年轻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些戴面具的家伙似乎太过惫懒了吧?”
  “您……请不要如此出言不逊!根本就没有那种事!”
  年轻的执事涨红了脸,大声的反驳道。
  “所有的领主大人都在勤奋而克尽职守地履行自己的职责!”
  “是吗?我可是听说自从夜莺殿下就任首席领主,那些家伙已经很长时间没什么事可做了。”
  “如果您继续在议事厅门口如此诬蔑领主大人们,我只有……”
  他一挥手,身后的几名卫兵就持着长矛围拢了上来。 
  “要使用暴力吗?”
  她问道。突然间,少女的右手一挥,放出的闪电瞬间将领主之厅门前巨大的花岗岩狮鹫兽雕像炸得粉碎。
  “立即去召集所有的领主!现在就去!”
  少女抬起击毁石像的右手,对目瞪口呆的年轻执事重申了自己的要求。
  “有非得这样做的必要吗?”
  虽然没有丝毫想要阻止她的意思,但立在少女身后的两名男子之一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认为直接通报您的身份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他稍微停顿了一下,将声音压低到只有少女才能听见的程度。
  “……我伟大的神眷之女!”
  “我想我没有对门卫解释一切的义务。”
  路易莎嘲讽的望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年轻执事,故意地大声答道。
  提问的男子、天童凯现出了无可奈何的笑容,显然一般情况下这个理由本身以及大声将其宣布的行为都会将麻烦成倍扩大。
  司金斯平静的站在一旁,对路易莎的出格言行他没有丝毫的表示。十天前,他与这名奇妙的少女相遇在琥珀山谷(位于莺之王国西北山脉地区边缘的一个峡谷,是东大陆著名的宝石矿脉)入口前的无名小酒馆之中,当时她正被两名来自南方山地的蛮族战士所威胁,司金斯与天童凯两人及时出手为她化解了这一场风波;颇令人意外的是,这个当时一身酒吧女招待打扮的少女竟然是一位来自来莺之王国国都云城中央神殿的高阶祭司,她自称身负着追踪近半年来发生在凤凰公国和莺之国境内神秘连续杀人事件原凶的危险使命,但是却在旅途中不慎丢失了行李和钱包,只得屈尊在小酒馆里打工来偿还食宿费用……虽然她所说的一切的确有些令人难以置信,但少女随身佩戴的黑曜石护身符无可置疑的确认了她的身份。然后,路易莎表示希望能够以莺之国中央神殿的名义雇用两人来协助自己完成使命,虽然目前少女身无分文,但考虑到捉拿那个杀手的赏金,以及她身后巨大的潜在势力,司金斯在慎重考虑之后还是答应了少女的请求;至于天童凯,甚至根本没有去考虑一秒钟,立即就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这个人应该是还有着些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但是,这两位战士很快就开始后悔自己轻率的承诺了。身为一名侍奉神的高阶祭司,路易莎·摩尔拥有强大的神赐之力,然而在那张近乎完美无暇的少女面孔和异常崇高的头衔之下,这位女孩还隐藏着不断吸引大小麻烦的特殊体质,不过也许她根本就是故意的去招惹那些事端的也说不定。一路上,司金斯和天童凯光是替她解围、处理善后就已经搞得筋疲力尽,天童凯甚至一度考虑放弃自己代她支付的包括食宿在内的无数账单提前开溜,好在此时他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彩翼城,这个小小的冒险队伍才避免了提前解散的危机。
  与喧闹繁华的南城相比,被高大坚固的城墙环绕保护的彩翼北城显得寂静而严肃。以整齐的青灰色大理石铺成的街道上,几乎看不到一个行人。彩翼城的权力中枢——领主之厅就位于这里的中心广场一畔。此时夜色渐深,街道两侧和广场周围点起了火油路灯,略显昏暗的灯光下,周围建筑物中最为高大庄严的领主之厅,散发着一种似乎神圣不可侵犯的气氛。
  敢于正面藐视这种权威的人并不多见,路易莎·摩尔恰恰就是其中之一。她对彩翼城的秘密领主们(彩翼城独特的统治方式,城市的最高权力归属于13人组成的领主联盟,除了最高领主外,其他12人公开出现时都身穿长袍佩带面具,并且被强大的魔力所保护。除最高领主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些秘密领主们的真正身份。这些人都由最高领主直接秘密任命,平时他们将领主身份隐藏于表面的平民身份下,但实际上拥有不受任何强制约束的至高权力。领主们都是被从城市的各色人等中挑选出的杰出人物,分别代表着这座商业城市各种势力的利益,他们的任期直至其自愿退位。)不敬的言行显然极大的触怒了接待他们三人的年轻执事。由于目睹了路易莎击毁石像的强大魔力,年轻人脸色苍白的跑回了大门后面。起初路易莎以为自己的威胁生效了,他因为害怕而去通报领主们,但很快她就认识到自己错了。年轻的执事叫来了一整队的卫兵,大约20几名身着皮甲,手持长矛的士兵将三个来访者迅速的包围了起来。
  “每次都能搞出这种状况,您还真是强得不一般啊。”
  天童凯上前一步,将路易莎护在了身后。
  “哈。这样的褒扬会令我骄傲的。”
  路易莎笑出了声,丝毫没有一点想要反省的意思。
  “教训一下这几个无理之人!”
  年轻执事大声命令道。他虽然年轻,但是担任领主之厅的执事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类似今天这样请求晋见领主的旅行者也遇到过几次,他们都是自称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而不分时间的要求晋见,结果却仅仅是为了解决一些食宿或者生意纠纷之类的小事。所以,依据往日经验他认定此事并不值得去打搅领主们的休息。
  “凯,保护路莎!”
  司金斯喝道,同时他的人已经迎着正面的两名卫兵冲了过去,他始终在观察着周围的情势,这次的攻击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一出手已然占了先机。那两人显然没有预料到他的速度会有多快,等他们反应过来,司金斯已经如同一头猎杀瞬间的豹子般迅速地越过了两柄矛枪的攻击范围,手刀重重的打中在两人的脖颈,他们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一声就瘫倒了下去。
  现在司金斯就站在了年轻执事面前不到10尺的地方,年轻人显然被这突然之间的变化惊呆了,他几乎是本能的举起右手,对着司金斯的面门念出了一句自己仓促间最熟悉的咒语。
  火球击中了司金斯脸,强烈的爆炸震颤着周围的空气。年轻人开始后悔自己放出的这个威力强大的魔法,他并不想真正伤害这三个旅行者,但刚才那个火球魔法的威力却显然足以致人重伤甚至死亡。
  “该死的!”
  半边脸被炸得焦黑的司金斯恼怒的叫骂着从爆炸的烟幕中冲了出来,他虽然早就预料到这个年轻执事可能是一名法师,但也没有想到还他会有这么一手。年轻的法师再次吃惊之余根本来不及念诵新的咒语,司金斯的重拳已经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胃袋上,他的腰一躬,司金斯顺势就将他的右臂扭到了身后,略一用力卸下了手肘关节。年轻人痛苦的大叫起来。
  “都给我住手!”
  一声断喝,及时地阻止了事态向着更加不可收拾的方向发展。随着洪钟般嘹亮的嗓声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位身着深色长袍的灰白头发老者。
  “老师……这几个人……”
  “住口!你丢脸丢得还不够吗?”
  年轻的法师的右臂仍旧被司金斯死死的拧在背后,他的额头上因为关节脱位的痛苦渗出了一层冷汗。老者平静的望了他一眼,转身来到路易莎面前深鞠了一躬。
  “如果没有认错,阁下就是王都来的摩尔司祭吧?”
  老人礼貌的问道,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他轻轻点了点头。
  “请您和您的伙伴跟我来吧,领主大人们已经等您很久了。”
  “总算有明白事理的人出现了……”
  “手下人的无理,也要请阁下原谅。”
  路易莎满意的点了点头,她冲司金斯略一使眼色,后者心领神会的松开了年轻执事,顺手将他的关节复了位。年轻的法师红着脸退到了老者身后,一句话也不敢再多说。
  “请跟我来……”
  老者微笑着对他们说道。
  三人跟随在老者身后走进领主之厅的巨大拱门,穿过一道长长的走廊,沿着巨大的旋梯盘旋而上。
  “领主们就在前面等着诸位了。”
  老者的身后是一面在烛光下微微反光的墙壁。
  “请继续前进吧。”
  路易莎率先走上前去,将手轻轻地放在那面墙壁上。墙壁带给少女的手掌一种柔和的温暖的触感,随着接触,平滑的墙壁表面泛起了一层水纹一般的波澜。
  少女望了一眼保持以恭敬姿态的老者,然后屏住呼吸,挤进了墙壁之中。
  就仿佛是穿过了一道厚重的水墙,但她的身上没有沾到一滴水迹,随即她发现自己正身处一间宽敞的大厅之内。
  厅中充满了柔和的光,令路易莎的双眼感到十分的舒适。此时司金斯与天童凯也紧跟着进入了厅中。三人都看到了立于大厅尽头的身影们,但是无论如何努力,也无法看清楚对方的穿着样貌,甚至连身影的具体人数也无法确定。路易莎知道到这一定是某种魔法的作用。
  “欢迎……神眷之女……”
  一个空洞的声音响起,路易莎不禁打了个冷战,她想寻找声音的来源,这才发觉信息是直接进入自己的脑海中的。路易莎立即意识到对方之中存在一名读心者,那是一些拥有窥探他人内心思想能力的人,他们中的一些最强大者传说甚至能够完全控制他人的思想与行动……
  她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两人,想提醒他们,但是她一见到两人毫不在乎的表情,就已经了解到自己根本不必为他们担心。
  路易莎轻声念诵一篇祷文,将自己的精神领域保护了起来。
  对方显然立即就觉察到了。读心者用心灵感应告诉同伴们,自己已经不能毫无顾忌的透视这三人的思想。
  “那我们要你还有什么用?”
  读心者的脑海中响起一阵嘲讽的哄笑,他的这些同僚们似乎丝毫也不想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
  “你们……”
  读心者的脸因为愤怒变成了猪肝色,很遗憾没有人能够看到。
  “我当然有用!我能……”
  突然之间,他发觉了某个事实。
  “都给我收敛一下!”
  因为是精神领域的直接交流,所有其他的领主们都清楚的感受到了读心者一瞬间强烈的情绪转变,怒火转变成了冷酷。
  “否则我就把你们的脑子都榨干!我坐在这里因为我是领主之一,并非因为我的精神力量!我并不是你们的下属!”
  “我等都很清楚这一点!”
  领主中最有权威之长者公开认可了读心者的观点,同时他也认为有必要向这些同僚们再度强调一点。
  “我等乃是一体!永远不要忘记这一点,此乃我等力量之来源!”
  所有籍着读心者的力量联结为一体的精神都平静了下来,长者很满意同僚们听从了自己的告诫。
  “诸位想必已经充分了解了我的来意?”
  路易莎的声音将领主们的注意力重新吸引到了她的身上,她无法得知领主们之间的争执,但是她已经等待了足够长的时间。领主们又略微沉默了一点时间,随即空洞的声音再度在少女祭司的脑海中响起。
  “阁下的来意我等有所了解,但恐怕远算不上充分。”
  路易莎毫不掩饰的以表情表达了对这个模棱两可的回答的不满。
  “难道中央神殿的使者没有来过吗?我认为他一个月前就应该向你们通告过一切了。”
  “的确有一位使者前来,但是他并没有带给我等任何有用的信息,仅仅要求我等为您提供所需的一切帮助。”
  “你们会知道需要知道的一切!”路易莎将双手交*抱在胸前,毫不示弱的说道。“同样,你们也没有必要知道不需要知道的一切。”
  “您这样说令我等很为难……有一些您的需要很可能因此而无法满足……”
  “这是威胁吗?”路易莎大声的问道。“我警告你们,不要再耍什么花招!我拥有的可不仅仅是世俗赐予的权力。如果你们继续那些小把戏,我会让你们看到吾神之仆人的真面目。”
  她朝向对方走近了一步,身影突然间变得极为巨大,散发出一种骇人的压迫感。
  “尔等将亲身领悟到,吾神并不是尔等想像中的那种仁慈角色!”
  领主们不得不谨慎的思量她的警告。虽然被重重魔力保护着,但是显然他们当中没有任何一人愿意贸然正面对抗这个同时掌握着权力与神力的高等祭司。
  “请接受我等的道歉……”
  “这才是明智的态度。”
  她满意的说道,厅中的巨大身影瞬即消退。路易莎再度变回了那个身着祭司长袍的年轻女孩,一脸甜美而又得意洋洋的笑容显得无忧无虑。
  “那么,现在开始就请认真回答我的问题。告诉我,我们正在追踪的目标现在的落脚点。”
  路易莎的话令司金斯与天童凯不禁同时吃了一惊。两人本来认为他们可能还要大费一番周折才能取得关于那个横行于莺与凤凰两国的冷血凶手的一些确切情报,但是路易莎的话语却表明她无疑一早就掌握着一些极其关键的信息,而作为伙伴同行了十数日的他们,却始终被蒙在鼓里。两人不约而同的开始重新审视这个貌似天真的少女,她到底还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联盟原创
 
▲TOP   >NEXT 
本站文稿图片及相关资料版权均属原作者或公司
五星物语联盟2006 System2.0